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暴乱事件 >

光州暴乱的事件过程

归档日期:10-01       文本归类:暴乱事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部下情报部长金载圭剌杀,由崔圭夏任代总统,韩国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汉城之春”。但好景不长,实权还是掌握在军人手中。11月24日,140名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问。12月12日,又一位军界强人全斗焕发动了“肃军政变”,继续实行独裁统治。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发表了《促进民主化国民宣言》,要求全斗焕下台。 1980年4月中旬,全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5月16日光州也有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5月17日,全斗焕宣布《紧急戒严令》,进一步扩大戒严范围至全国,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校园,禁止召开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还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领袖和学生。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焕调数万军队组成戒严军分六路包围 了韩国全罗南道(相当于中国的省)首府光州市,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省政府)前广场,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一句“到道厅去”成了当年最激荡光州市民的口号。学生与市民以道厅为中心,到光州火车站、高速巴士总站等地阻拦戒严军进城。军队向人群开火。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担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达30万人来到道厅,广场及周围的锦南街、忠壮路都挤得水泄不通。一个青年站在戒严军的坦克上,挥舞着国旗,高呼“光州万岁“,市民围在一起高唱国歌,军队射杀了这位热血青年。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

  组织市民军,与戒严军武装对抗。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分武器,与军队开展了街垒战,占领了道厅。迫使戒严军一度撤回到郊外。整个抗争期间,还训练市民使用枪械。由于有武装冲突,所以后来也有历史学家称作“518暴动”或“518起义”。

  成立市民收拾对策委员会。与政府当局谈判:让死难者家属认领抗争者尸体、戒严军释放被捕的民众并撤出道厅及市中心、市民军交出武器。

  组织救援、发动募捐、提供后勤保障。为抗争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补给。医生、护士全力抢救受伤者,连娼妓都为伤者献血。 23、24、25日连续三天晚上数万市民在道厅广场召开“守护民主市民大会”,决心与军政府对抗到最后一刻。

  突破军政府新闻封锁,向全国说明光州事件真相。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体不仅不客观报道事件的进展,还歪曲事实。市民纵火焚烧几家电台和报社,并自己编发了“民主市民会报”,向全国发布光州抗争消息,如实地揭露戒严军的暴行。 “518”运动被后,摄于政府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淡写说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乱”。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大大推进了民主化进程,为“518”正名迎来了曙光。这时,反对党的改宪运动如火如荼,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韩国军政府在内外压力下,也为了改变世人对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迫接受宪改方案,采用总统直接选举制,独裁统治在韩国终结。全斗焕下台后,紧接着,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他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对“518”事件的元凶——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以内乱罪课以重刑。不过后来又对他们实行了赦免。

  可以说,是光州“518”运动敲响了韩国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 “5.18”运动被后,慑于政府的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淡写报说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乱”。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大大推进了民主化进程,为“5.18”正名迎来了曙光。这时,反对党的改宪运动如火如荼,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韩国军政府在内外压力下,也为了对世人改变政治形象,被迫接受宪改方案,采用总统直接选举制,独裁统治在韩国终结。

  全斗焕下台后,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金泳三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5.18”事件的元凶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以内乱罪被课以重刑。不过后来又对他们实行了赦免。 据官方报道,光州事件造成了207人死亡,122名重伤,730名轻伤(又一数据:2392人受伤,987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为2200万美元。但间接损失无法统计,导致了韩国战争结束后,政府实施经济增长计划以来的第一个负增长年。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焕政府在全国疯狂地,笼罩着韩国。5月28日逮捕了几千名参与的市民, 并以“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1980——1983年,有700多名新闻工作者因要求新闻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1986年,每年都有相当多的大学生因政治诉求被开除 “518”运动被后,摄于政府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淡写说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乱”。我是1979年上大学的,那时我国与韩国尚未建交,中央电视台每天的新闻联播中有限几分钟的国际新闻,很多时间都是用来报道和播放韩国(那时我们称之为南朝鲜)大学生反美示威而与防暴警察对峙的消息和画面。一直到1980年5月,终于听到韩国军政府动用数万大军了赤手空拳的学生的消息。那以后,我一直对韩国在推进韩国政治民主化过程的作用有着浓厚的兴趣,弄清“5.18”运动的来龙去脉一直是我的愿望。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于2003年至2004年到光州这座韩国人引以自豪的“民主之城”,在朝鲜大学讲学一年,得以寻访“5.18”事件发生地,多次上“5.18”国家公墓凭吊死难烈士,并与“5.18”运动参加者成了我同事的朝鲜大学教授们座谈“5.18”运动意义。我感觉到,“5.18”犹如一个咒语,在光州乃至整个韩国国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创伤,至今还难说完全平复。 光州城有许多地方以“5.18”命名:如“5.18”民主广场(就是全罗南道道厅门前的广场)、“5.18”纪念公园、“5.18”自由公园、“5.18”陵园、“5.18”公墓等。“5.18”公墓1997年落成,那时才得以将分葬在几处的烈士遗体归葬一处。每年“5.18”这天,韩国总统都要来这里发表讲演,缅怀长眠此地的烈士们对韩国政治民主化的贡献。

  2004年5月18日下午,两个学生驾车陪我来到墓地,公墓坐落在光州的东南角,占地数百亩。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主体建筑,位于墓地中央的是“5.18”民众抗争追思塔。下面数百座坟墓的碑文上写着死难者的姓名和生卒年月。他们大多数是出生于1960年前后的大学生,死时年仅20岁上下。公墓内还有一座“遗影奉安所”,供奉着“5.18”事件中死难者的遗像灵位。更使人震撼的是公墓内还有一个资料馆,周而复始地播放着“5.18线个多小时。几乎是原汁原味地再现了那段血淋淋、惨不忍睹的历史。可惜解说词我一句也听不懂。因为这些录像中不时有英语、日语的解说,显然是当时在现场的外国记者摄录下来的。那天的公墓现场,被数不清的花圈、挽联覆盖着。前来悼念的人络绎不绝。上午卢武铉总统发表了重要的讲演。笔者目睹了许多死难者亲属跪在坟头悲痛欲绝的惨景。听一个韩国朋友说,从市中心通往墓地的一条主路被称作“眼泪之路”,每年来此扫墓的市民们没有不痛哭流泪的。那天尤其引起我注意的是,在公墓门口,有几个来自缅甸的大学生举着一块广告牌,用韩文和英文写着请求国际社会关注缅甸的民主、人权状况。并向路人散发传单介绍他们国内的。

  每年的“5.18”前一周,整个韩国都在纪念“5.18”运动:电视有专门报道,报纸有专栏。大学校园内满是“5.18”主题的各种报告会。光州市中心的道厅门前广场(即“5.18”民主广场)连续几天有纪念“5.18”运动的大型晚会。整条锦南大街(正对道厅,是光州最繁华的大街)都布置成当年“5.18”的场景。马路的两边挂满了当年的照片;有随着坦克开进城的头戴钢盔的士兵,有士兵闯进当年中心全南大学搜捕学生会领袖的恐怖,有市民支援学生的场面,也有市民军与戒严军对峙的场面。大街上扔满了被践踏过的小幅美国星条旗,以示抗议在“5.18”事件中,美国充当独裁军政府帮凶,了这次学生。

本文链接:http://baldchicks.com/baoluanshijian/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