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堡篮桥脚 >

提篮桥监狱犯人生活情况

归档日期:09-19       文本归类:堡篮桥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准备从我进入派出所开始讲起,一直到释放出狱,其间 的酸甜苦辣,由您评说。并在其中穿插一些大家很难知道的内容,如如何审讯罪犯、如何对抗审讯、使用 的一些刑法、在看守所中的生活、罪犯之间关系如何相处、如何“拿润”、如何与狱警(队长)搞好关系 、如何与牢头搞好关系、都干哪些活儿、如何减刑、怎么打架、伙食及穿着以及我听到的一些比较可信的 传言和大家关心的罪犯性生活如何解决的问题等等,看完我这篇贴子,您从看守所到监狱可就心里有谱儿 了!由于我的文字功底不好,辞不达意之出,还望各位海涵。 从哪里说起呢?就从看守所说起吧。当时是夜里1、2点钟,在看守所大门外的一间屋里,我将身上的钱、 眼镜、鞋带、腰带、钥匙都交给寄存处,他们给我一张“服务条”,作为凭证。然后把我带到看守所监区 的大铁门外,未等我看清大门,就听到前面持枪的武警向我大喝“蹲下”,然后送我来的派出所警察上去 办手续。办过手续,武警把大铁门上的一个小门打开,让我走了进去。夜里头看到四周的高墙电网,还真 吓人,灯光也是那么昏暗。我被带到男监区内,两名看守过来,极其蛮横的说着脏话,让我把衣服脱光, 搜身,把鞋子也要弯一弯,以免夹带违禁物品。然后将我带进“筒道”(监狱和看守所都把楼道叫筒道, 这是行话。监狱内有很多外面人听不懂的行话,懂不懂这些行话,可以分辨一个人进没进过监狱),我一 看一侧铁栅栏门内的监舍,妈呀!当时正是夏天,3米宽,6米长的监舍内密密麻麻的躺着20多个人睡觉, 人挨人,肉挨肉。所有监舍都一样,我被放进了3筒5(号)。屋内房顶有两层楼高,后来知道这是为了防 止上吊用的。最里面是一个茅坑,右边是一个贯穿整个房间的大通铺(行话叫板儿),左边是一米宽的过 道。整个板儿上和过道上都躺满了人,我发现板前面三个人睡觉的地方最宽敞,越往后越挤。因为他们第 一个是牢头,狱警叫他们学习号,负责管理整个监舍。牢头又纠集两三个人,帮他管理,其实就是打手。 我被安排到后面,为了节省空间,人都侧卧睡觉,这叫立板儿。下面两个人挨得很紧,一个帮牢头管理的 人过来,揣了板儿上一个人一脚,我才拼命的砸在两个人中间的缝隙里。挤死我了!我从没这样睡过觉, 平均一米宽两米长的铺面上睡着四五个人,您说能不挤吗? 牢头是一个吸毒犯,进过好几回监狱,对监狱的方方面面非常熟悉。行话我们把这种人叫老河底子。一般 牢头都是这种人,因为见过世面,镇的住。新进来的人都得背监规,一共九条,几百个字,可刚进来哪有 心思背着玩艺儿啊?往往都背的比较慢,当地人还好一点,要是外地人不会背,很有可能被打。对了,现 在的看守所还存有以前的一些管理方法。像新号儿进来都得被打,行话叫走板儿。不过我没有被打。而且 要出去让警察给照相,输入计算机。并且将十个手指都摁上手印备案,行话叫滚大板儿,新号儿有时不知 道出去滚大板儿什么意思,以为是出去打他,吓得直哆嗦。吃饭的时候,每人两个窝头,一碗一点油都没 有的白菜汤。一天两顿饭,因为没有油,时间长了吃得特别多,我见过一个100斤体重的17岁孩子,一天 吃十个窝头。如果你的家里给你寄钱来,会换成鬼子票(饭票)买特别贵的小炒吃,小炒其实就是普通的 家常菜,但是吃够了窝头的人们,闻见了真香呀!卖小炒的人都跟看守所领导有着密切联系,大家也明白 是怎么回事,我就不说了,他们很赚钱,一只鸡要卖50块钱,一个鸡蛋炒蒜苗要卖十块钱。 看守所里的乐趣莫过于抽烟了。包括监狱在内,犯人为了抽烟,什么都敢干,想尽了各种办法。平常每个 监号的管教定期给监号里的人发烟,当时就让你抽,行话这叫“放烟茅”,没听说过吧?管教不在的时候 抽烟,要在监控器的死角内抽,烟多人少就把烟丝剥出来,用报纸卷了抽,平均一颗烟卷四炮。报纸卷的叫“小炮”,直接从烟盒里拿出来的叫“直拉的”。抽直拉的可是相当的奢侈啊!烟没了可以拿鬼子票向 劳动号买(劳动号都是将要释放的犯人,帮狱警做杂工,比如发饭,发水等等),烟50元一盒,打火机50 元一个,二锅头酒100元一瓶(还不一定有)。劳动号释放的时候可以将鬼子票换为现金带出监狱。这种 人最吃香,也最被人恨。看守所内管上厕所叫“放茅”,每天有规定时间的,尤其是拉屎,必须快,除了 牢头能时间长一些,其他人都很难。 看守所内有几大怪,被编成了顺口溜“劳动号比狗跑得快,伙房的长得比猪快,电视天线在门外,拉屎要 比撒尿快”。 现在好像有人还分不清楚看守所和监狱的区别,我给大家解释一下。看守所内在押的是犯罪嫌疑人,就是 还未判刑的人,这是去过的人最多的地方,也是各方面条件最差的地方。在经过公安局预审、检察院、法 院一系列程序后,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罪犯。这时就到监狱了,这才是罪犯服刑的地方。 作息时间是这样安排的:周一至周五坐板儿,六日自由活动。坐板儿就是坐在板儿上,什么也不干。从早 晨坐到晚上吃饭,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睡午觉)。眼镜是可以带进去的,但一般是塑料框的, 金属框的不行,可以加工成各种小东西。皮鞋中的鞋弓子要撬出来,那东西可以磨成尖刀。如果管教允许 ,可以看书。但一般好纸都卷烟抽了,效果最好的是《人民日报》,楼上的也不要有在看守所内学习的想 法。墙上三米处有一个40瓦的灯泡,昏暗的很,人又多的没处放,你怎么学习呀?18平米的房子,板儿就 占了12平米。一块板是六块玻璃钢组成的,每块一米宽,两米长。牢头和那些“有面儿的”最少占两块, 其他人都睡在后面和地上,刚进来的人最苦,往往睡在地上,尤其是外地人。因为牢头睡在第一块板儿上 ,所以“头板儿”就是牢头的别称。 牢头是管教指定的,不服从的话就是和政府对抗,和政府对抗就要拉出去打,过电,上揣子,趟镣子,这 是刑法篇,在后面写。由于牢头都比较能打,且有人帮忙,那些混得不好的人又想讨好牢头,所以帮他打 人。一般和牢头打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全号儿的人一起上,那阵势我见过很多次,就算是泰森来了也得 趴下,决不开玩笑!号儿内打架只能在板儿上,由于板儿下面是空的,有一个洞连接在外面,只要你在板 儿上一打,脚下跺板儿(打架脚下必须稳,所以脚要用力),就像敲鼓一样,整个筒道都听得见,筒道那 边的值班队长(我们管看守叫队长)就晃着钥匙过来好几个,一开铁门:“谁呀谁呀?出来出来!”出去 以后轻则臭骂一顿,挨几个嘴巴;重则就要电棍脚镣的伺候。 但是要想在号儿内混起来,还多少得打一两回,让人知道你不好惹,就没人欺负你了。我就是打了一个贵 州的二进宫,号儿里的人明显对我好多了,牢头也不让我干活了。但是我分寸拿捏得比较好,又有一个打 手帮我忙,所以我没有吃亏,只是被进来的队长打了两个嘴巴。和牢头打架,行话叫“磕板儿”。磕好了 一战成名,吃饭睡觉全是最好;磕不好一战沉船,名垂青史……据我所知沉船者居多。能不能在号儿内混 好,全看自己的水平和手段,教是教不会的,还要大家自己去体会。必须指出的是,看守所还是有纪律的 ,不可以随便打人,“切”别人的衣物和鬼子票,克扣囚粮也是很严重的违纪,我基本上没遇到过敢克扣 囚粮的。就是每周吃两顿馒头,牢头和外面的劳动号有面儿,多要几个,自己留着晚上和几个打手吃。打 人时候有规矩,不打脸和软肋。不打脸以免留下证据,不打软肋以免造成肋骨骨折进而血气胸。把人打的 伤势严重者,是会加刑的,这有过前车之鉴,所以不要有侥幸心理。至于出去后怎么和队长说话,那时对 抗审讯方面应该讲的事情,如何有人愿意听我可以说,但我要到最后在讲,以免被删贴。同样,涉及到看 守所和监狱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如手X和鸡X,非法使用刑罚和严重违规,甚至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似的事 情。 介绍几个名词:我们行话管监狱叫“圈(音:劝)儿”,监狱内的油子就叫“圈儿混子”;不遵守监规纪 律,乱叫乱喊的行为叫“闹监”,也叫“闹号”,看守所这种事情很平常,一般不加刑。如果在监狱被冠 以闹监的罪名,肯定要送集训队(也叫严管队)或加刑。服从牢头权威的行为叫“顺板”,给新号一个下 马威叫“走板”。遇到事情大声喊叫让外面的值班队长听见的行为叫“炸猫”。狱内流行的一句歇后语“ 耗子埋雷——炸猫”,便是此意。事情一炸猫,政府就要介入,也就是麻烦了,不能私了了。在背后给人 打小报告的行为叫“扎针儿”,这种人是被广大服刑人员痛恨的,大都被人看不起。但政府出于管理需要 ,给了喜欢“扎针儿”的人一些好处,也就很正常了。不到万不得已,大家不要随便炸猫或扎针儿。大家 都喜欢能扛事的人,这是由于监狱的流氓亚文化决定的,违反了可没有人给你机会。 先告诉大家政府(我们讲警方尊称为“政府”)如何对付捣乱和打架的人,以免进号以后随便“翻板”( 行话:意思是不服从牢头的权威,与牢头打架对抗)被政府。在申请得到批准后,政府可以对犯人使 用包括手铐、脚镣、约束衣、坦克帽、电棍等戒具,并可将犯人关禁闭。最常使用的戒具就是脚镣,我们 这里的脚镣分两种:一种是九斤的链子,给重型犯或者违纪较轻者佩戴;一种是十八斤的,四个环连在一 起,每个环有20厘米长,走在筒道里隆隆做响,形象非常夸张,很有威慑力;如果你很强壮,就在十八斤 的脚镣上再缀上一个十八斤的铁球,那就更夸张了。听说湖北有犯法的特警,被戴上六十斤重的脚镣,还 能跳上50公分高的板儿,所以我从来不敢小看特警。电棍手铐就不介绍了,大家比较熟悉。不过新式手铐 也分男铐女铐和直板铐,这些我都戴过,不过也没什么可吹的。坦克帽就像坦克兵的帽子,戴在头上防止 人用头撞墙自杀;约束衣我没见过,但听说是用结实帆布做的,套在身上勒紧,不让人双手乱动。听说还 有赌嘴不让人喊叫的戒具,我就更没见过了。现在推行文明执法,戒具的使用也规范了许多,所以一般违 纪是不会享受到以上待遇的,但你一定要向队长认错悔改,否则高级待遇!你想象一下,戴着十八斤的脚 镣,双手背铐,头上顶着坦克帽,双脚都被镣子磨下一圈皮肉,在筒道里来回跑的滋味! 关禁闭也叫关小号,是一种比较严厉的刑罚,就是对人的吃饭饮水睡觉严格限制,戴上揣子(一种带锁的 十分粗壮的手铐)脚镣,放在一个一米宽,两米长的禁闭室(也叫总统套)内悔过,时间不确定,看你的 态度了。嘿嘿,所以还是遵纪守法,不要来的好! 我听去过中级法院上诉的人说,死刑犯戴的手铐脚镣和我们不一样。手铐是特制的,上有一铆钉,用大锤 砸死;脚镣是“倒拉刺儿”的,根本打不开。执行死刑前十天被铐在一根铁柱上,不准打开。吃饭喝水, 拉屎撒尿都有劳动号伺候。到执行死刑时,用钢锯将手铐脚镣锯开。一些劳动号拿死刑犯练拳脚,虐待死 刑犯,这些人都是变态,该杀! 我亲眼见过身材高大的看守所长将一名倔强的犯人肾脏打坏,所长由于怕受处分,所以将此犯调入一个只 有三个人的监号。此犯人也是“二进宫”。当时他就找到理由了,白天夜里在号内闹监,猛砸铁门,大喊 “求医”,夜里听到他凄厉的呼号,真紧张。值班队长怕受牵连,谁也不敢管,就让他这样闹。要是平常 别人这样闹监,早被打个半死,弄不好还要加刑。此人大闹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保外就医”,免受牢狱 之灾。后来此事如何解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知道了政府的管理手段,就请尽量服从牢头,不要被政府干掉。刚才提到流氓亚文化这一词,没错,是的 。看守所及监狱的主流气氛是流氓哥们儿义气,和社会上相同,因为这些流氓逞凶赌狠,一般人都怕他们 ,怕他们犯坏,怕他们打人,怕他们有政府的支持影响自己的正常服刑。这些人当牢头,管理监号,主要 有一软一硬两种手段:看见脾气大,能打架的,或者和队长有面儿家中送钱多的,就给烟抽,给小炒吃, 睡觉的铺位宽松一些,并拉进自己的伙食团(号内几个人共同吃饭叫“伙食团”),为自己出力。这时候 气氛是比较融洽的,但对付刚进号“翻板”的人和不服从权威的人,可就没这么客气了。主要是打。他们 的名言是“说服教育不是万能的”“惩罚为主,教育为辅”。无论是谁,把人打成伤残都要受到政府的严 肃处理,因为现在的看守所和监狱在推行文明执法,对牢头狱霸打击的很厉害,大家比以前收敛了很多。 由于我蹲的这个看守所是半个世纪以前时代修建的监狱,所以各方面条件都很差(我TM真倒霉), 也促成了犯人之间的争斗。牢头打人一般不是自己动手,由身材魁梧的打手出面。给我印象最深的打手就 是东北人和本地流氓,这帮人身体条件好,谁都不服,翻板最多的也是他们,挨打也不叫唤,真够狠!不 过这些东北人也是政府的重点关照对象,什么招数都往他们身上招呼。另外,“九头鸟”给我的印象也满 深,不过他们总是算计,做不出天不怕地不怕的事情来!我亲身经历的一个事情:一个叫“辉子”的东北 大汉,进号以后站在地上,牢头让他蹲下,他不蹲,借口说腿上有钢板,蹲不下。号内做出要暴打的姿态 ,此人面不改色心不跳——准备战斗。流氓号长们都喜欢这样的人,“辉子”后来被调到别的监号当打手 ,平常就在板上一躺,也不坐板,吃喝都是最好,有不服的新号进来就猛揍。看守所内形容混的不好的人 有一句顺口溜“吃饭小碗儿,睡觉立板儿,放茅水洗p眼儿”。 下面就是看守所牢头(也叫号长)如何修理睡在板儿后面那些人的手法了。打人的方法:让你向墙弯下腰 ,后脑勺贴墙,双手背后贴在墙上,这叫“开飞机”,姿势很痛苦,时间不长就头晕脑涨,你身体条件就 是再好,让你连续“飞着”几个小时,你也要完蛋。在“飞着”的同时,用膝盖猛磕你的大腿外侧肌肉, 这叫“蓝带”,也叫“麻菜”,当时没感觉,一秒钟后,腿上又酸又疼的人就躺在地上缩成一团;或者用 胳臂肘猛击你的背后肋骨或脖颈侧肌肉,这叫“水晶肘子”“红烧肘子”,滋味你自己去试;让你面壁站 着12小时,把脚站肿,每天如此,直到你服软为止;半蹲姿势,翘起二郎腿,背靠墙壁,双手平伸举一报 纸,大声朗读,这叫“看报纸”;蹲成马步,双手平伸,1小时以上,还不时的问你开到哪里了?这叫“ 开摩托”;整个人贴墙,单脚着地,双手和另一支脚抬起贴于墙上,这叫“学壁虎”;让你脱光衣服,用 凉水慢慢的淋你,连续四五个小时,冻的你不住的发抖,这叫“慢得拉”。以上种种手段可以达到惩罚的 目的,且性质不严重,人没有伤,不会被政府处理。由于不敢将人打伤,不能见血,所以手段有限,但也 有效。当得到政府支持,需要惩罚某人而有利于审讯的话,那么方法就多了,不过这种情况很少遇到。也 不好多讲 讲一个给新号走板的场面,某新号已靠墙起飞半小时,边上人问他: “飞着呢嘛?” “飞着呢。” “飞到哪了?” “……”(不知如何回答) 一只新的片鞋很响的打到屁股上,留下红印。由于用的是山羊牌片鞋,所以这叫“山羊五十六”。 “飞到北京了吗?” “飞……飞……飞到了。” “往西飞”“到哪了?” “到山西了” “接着飞!” “到哪了?” “到西安了。” “继续飞”“自己报站!” “到兰州了……到酒泉了……到乌鲁木齐了……到喀什了”(所有人的地理知识到这时都出奇的好) “大哥,到边境了,出国嘛?” “出!” “到阿富汗了” “看见了吗?” “看……见……了……” “长什么样啊?” “跟新疆人一样,还有胡子” “胡子?几根呀?” “大哥我没数” “数!” “……,……,……”新号终于扛不住,倒下了。 在挨了十几下“山羊五十六”后,给新号的走板,在欢笑声中结束 楼上提到的少管所,我们不太喜欢少年犯,因为——坏!爱扎针儿!打人下手太狠!太毒!感谢201楼朋 友的慷慨,你说的新疆圈儿的事,我是知道一些的。因为我遇到过很多在新疆圈儿呆过的人。这些人大多 是80年代送去的,尤其是83年严打的时候。听说有人的判决书是村支部书记写的,上面用毛笔写三个大字 “二十年”,就这样去了新疆。北京的白宝山不知大家听说过没有,他就是新疆石河子兴安监狱出来的。 后来一个在兴安监狱蹲过十年的犯人对我说,在那里根本跑不了,全是大沙漠,戈壁滩,犯人出监狱随意 走动,队长根本不管,他知道你凭双腿是走不出大沙漠的。他们在那里摘棉花,一天能摘200斤。我也摘 过棉花,一天才摘几十斤,要是没有别人帮我的话,肯定总是被队长骂。一次我一个上午就摘了16斤棉花 ,指导员直着我的袋子说:“就这个还吃饭哪?”不满之情溢于言表。最夸张的是他们和武警关系很好, 还能玩武警的枪,甚至还可以打子弹。不骗人,是真的。所以前些天四川阆中一看守所的犯人出来卖酒, 嫖娼,逃跑,我看了一点都不新鲜。这算什么呀?我们这里还有夜里开车回家,白天开回来的呢。还有把 小姐带进监舍的呢。当然,这是10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不过到了偏远的地 方,类似事情出现也会有。四川阆中就是证明。至于为什么bs强奸犯?其实犯人也都是人,也痛恨那些道 德败坏的人。强奸犯并不是由于生活所迫才走上犯罪道路,完全是破坏社会秩序,犯人bs他们也就不奇怪 了。我们管强奸犯叫“干儿犯”,强奸犯组成的中队叫“打井队”。对他们的惩罚是没有怜悯的,有的强 奸犯真的被整的很惨。比如强奸自己亲人的犯人。我接触过这种人,毫无廉耻,夸耀自己玩弄妇女的本事 ,我也BS他们。 新疆犯人有一个事情很让我感动:一个犯人在大沙漠中服刑,家中的母亲就要病逝了。此犯人用门板,拖 着九个南瓜,以顽强的毅力走出了大沙漠,越狱成功。尔后经过几千公里的路途回到故乡,明知道抓捕他 的警察就在家中等他,他也义无反顾的回到了家中,看了母亲最后一眼,被警察抓走。这个事情很让我感 动,别看有的犯人穷凶极恶,但在孝顺父母上,是绝不含糊的——他们都是孝子。 在看守所内接触的吸毒犯比较多,我们管吸毒犯叫“大烟儿”。他们大多是社会上的流氓大哥,讲义气, 也好面子,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听说他们在戒毒所的罪可遭大了。修理他们最狠的一招是“扎电针”。 这本来是给精神病人用的东西。“扎电针”就是在人的脸上,手上的穴位和神经密布的地方,扎上电极, 一通电,人就不住大喊,身子像桥一样弓起来,不管多凶悍的人,一上电针,就不折腾了。其实这就是一 种电刑,不是什么给精神病人治病的东西。由于被强制戒毒人员不受监狱法保护,所以就可以……哎,不 提了,听着就难受,怎么能把人往死里打呀!以上是我听说的,并非亲眼所见,但可靠性是比较高的,因 为所有进过戒毒所的人都这么说。而且家里不送钱,还不给一种叫美沙酮的戒毒药喝,就那么扛着,嘿嘿 ……比上刑还难受啊,还有扛不住求电的(就是让管教拿电棍电自己),来减轻痛苦。 现在咱们要离开看守所,去监狱了。在去监狱当中,还要去一个特殊的监狱——转运站。全市大部分囚犯 都要到这里转运,然后发往全国各地。到了转运站,就可以说进了监狱。这里对付犯人的手段,才素王道 啊!规矩大的我想不出来。这个转运站修的非常漂亮,全是按照高标准造的。围墙大约高八米,水泥抹面了挺漂亮的小护士。在转运站遇到了很多犯人,最强的就是一个在新疆监狱服过刑,总共“六进宫”的犯 人,我们管他叫“六哥”。我听说过最强十一进宫的犯人,此类人在狱内都被尊敬,没人欺负。 我又是很倒霉,分到了这个转运站相当凶悍的一个监区。因为这里总是被上级领导检查,所以这里管理的 凶狠我是忘不了的。也是在这里我看到了共和国土地上不该出现的事情——虐待囚犯。手段残忍,至今难 忘。 一个杂务因为和中队长顶了几句嘴(我们是根本不敢的,看到队长都要面向墙站着,以示尊敬),被送到 新犯班站了三天三夜,一共休息了两三个小时,他的脚肿得像熊掌一样,鞋都穿不进去。最后撤销杂务职 务,发送到劳动班参加劳动。那哥们儿还算条汉子,一声也没吭过。不过更爷们儿的出现了,这个人姓张 ,名字我还记得很清楚,不过就不向大家讲了。他在监狱内一直不认罪(这在狱内可是意味着队长管教无 方,是队长很忌讳的行为),他本身又能说会道,懂法律,所以对队长也一直拿他没办法。一次队长要求 所有犯人都抱头蹲下,他认为自己没有罪,所以不抱头,终于被中队长找到了借口,又因为谈到他不认罪 的问题,惹怒了中队长。中队长把他带上九斤的脚镣,戴上手铐。让他在筒道内来回跑,并由另一名中队 长用电棍在后腰上“督促”。连续几天都是如此,最长的一次我记得有三四个小时,筒道内电棍的噼啪声 和脚镣的哗哗声一直响个不停,我听得都烦了。休息的时候站着,双手双脚都铐在铁床上,呈“大”字型 ,这叫“上大挂”。睡觉的时候双手双脚被吊在铁床上,还不停的被其他犯人摇撼,无法入睡。水也不给 多喝,渴的他求新犯班长给他水喝:“老马(新犯班长姓马),你看我这手跟脚都没法要了(手脚被磨烂 ,血不断往外流),你就给我口水喝吧!”后来新犯班长马XX因为给他求情,也被撤换。张认罪后被送进 了集训队,此时距他刑满释放还不到五个月。值得一提的是,被整成那个样子,他一声也没吭过,真是条 汉子!监狱内的犯人大多崇拜这样的“战士”,我也一样看得起扛打不炸猫的。张哥,是爷们儿,我服你 了! 闲话少说,去监狱。监狱的各方面管理均比较正规,比起看守所来强多了。在看守所混得不好的犯人,都 愿意下圈儿,就是为此。咱们就挑大家关心的说吧。先说犯人性生活是如何解决的,其实主要就是五打一 ,没有更好的办法。犯人之间鸡X的事情极其罕见,且这种事情被政府发现,是要加刑的。双方都要加。 但我听说是有的,年龄较大的犯人,用食品等东西给年龄较小的没有钱的犯人,并给小犯人口X,顶小犯 人的pp。两个人出入都在一起,就象一对,其实就是gay。在现在的监狱中,sm基本上不可能发生,哪里 都有人,你去哪sm呀。也没有人敢这样做。由于近些年来监狱管理力度明显加强,各方面都趋于正规化, 所以严重侵犯人权的事情就越来越少了,这确实是事实,我作证。且前两年刚推出的政策,犯人不会再出 监狱围墙劳动,全是在大墙内,所以大大减少了越狱时间的发生,减轻了犯人的劳动量。我经历了出工到 狱内劳动的转变过程。关于越狱、自伤自残、自杀的一些手段和方法,我会在本文的最后提及。但我会适 可而止,因为有狱警在关注这篇贴子。而且说得过多,也涉嫌传播犯罪手段,违反国家法律。 狱内基本上不存在牢头狱霸的现象,因为打击得很严厉。但是在整个中队内说话算数,受人尊敬的大哥可 不算少。这些大哥混得都不错,和队长有面儿,能做一些普通犯人做不到的事情,且不会被政府惩处。这 些人大都担任杂务,统计,教员,质检员,卫生员,伙房师傅(狱内饭菜都是犯人做的)等职务,有一些 特权。我们管这些人叫“柳儿爷”“拿润的”,他们的工作被称作“润活儿”。我在服刑的最后一年,就 拿了润,由于上过大学,所以基本上全中队队长的党校函授大专作业,论文,都是我帮忙写的(我对党校 文凭的水平就是这种认识)。因为我的工作特殊,需要每天进出监区,所以一些平常犯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我就自然而然的享受到了。平常犯人进不去的地方,我也能进去。比如监狱内废弃的禁闭室,我就能拿 到钥匙(怎么样?混的还行吧?哈哈……)禁闭室里不见阳光,非常阴森,一进去就害怕,所以犯人都怕 被关禁闭。 讲到这里,就要提一个监狱内的特殊地方——集训大队。集训大队是专门负责集训违纪犯人的地方。监狱 对犯人的处分均属于行政处分,共分四级,由轻到重为:警告(集训三个月),记过(集训四个月),记 大过(集训六个月),禁闭(先禁闭十五天,认错后集训八个月)。凡是在集训期内无悔过行为,甚至再 次违纪者,可无限延长集训期,直到悔过为止。有的人相当顽强,在集训大队度过了几年的时光也不认罪 ,直到释放。下面就说说集训队的手段。到集训队的犯人,基本上都是犯人里的尖子,要么懂法律,要么 凶悍顽强,所以不好对付。集训队不劳动,就是每天背《罪犯改造行为规范》,或者坐在一个20厘米高的 小板凳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只要你一动,甚至眼睛转一下,被值班犯人或队长发现后,就给 你记下“XXX,严重违纪一次”,当你到达违纪三次的时候,那么,好戏就上演了。你被带到一间屋内, 双手双脚被固定在铁椅子上,胸前用帆布带勒紧,然后用电棍电你身上比较软的地方,比如耳根,腋下, 大腿内侧,腿根,脚心,手心,甚至蛋蛋。你嘛——就大喊大叫,凄厉呼号,不断地说“队长我错了”, 声音大的七八十米外的另一栋楼都能听见,当然也能听见电

  算比较正常的一个监狱,犯人们享受犯人的待遇,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很多歪风邪气,餐饮比较单一,住宿条件也是群居,卫生条件一般,总的来说相比其他监狱,里面的生活让人有悔改之心。

  就我而言,对提篮桥监狱还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我在那儿足足蹲了六年的时间,对里面的人和事,对里面的景物,实在难忘,有时还呈现在梦中,似乎我仍在那牢狱中,是一份很难忘却的记忆。

  我不知道这所监狱能不能留下来,还是先把我在提篮桥这六年难忘的生活记忆,用文字比较客观地把它保留下来吧!没有任何控诉的意味,只想如实地诉说,或许还有一点趣味呢!

  只要有人群聚居的地方,它自然构成一个社会,监狱虽然因关押犯人而成为一个非常封闭的场所,在监狱内部还是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小社会。在监狱里面有管教,有犯人,无论管教还是犯人,都有等级关系。犯人在监狱中过的是集体生活,衣食住行都有严格的秩序,对犯人的管理还有一套奖惩制度,在犯人之间还有一套与社会上不同的荣辱观念。

  当然监狱的生活还不能完全脱离整个社会,至少犯人与其亲属之间还有定期的交往,家属的探监也是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出狱以后,我与朋友聊天时,喜欢夸扬自己的生活圈子,说我去过的地方,你们去不了。

  从《上海热门微博》看到7月9日的一条消息,标题为《上海提篮桥监狱将关闭,改造为商业产地》;7月11日《文汇报》刊登文章《提篮桥监狱搬迁尚待时日》提到政协委员递提案催促搬迁,看来提篮桥监狱搬迁成定局了。

  内容有英国人1903年修建,被称为“死亡之城”的提篮桥监狱位于上海闹市区,因占据了宝贵的土地将面临关闭,规划官员承诺保留监狱的“原汁原味”,同时将这个33285平方米的监狱改造成“包含商业、文化和写字楼的综合设施”。为此,许多报刊和杂志还介绍了上海提篮桥监狱的历史及相关人物。

  提篮桥监狱的命运,也许迟早会被拆除。在那儿会建起商业化的办公楼和商住楼。不仅监狱本身,包括监狱周围的民居也会被拆建新的高层。利益驱动下,它有一股排山倒海之势,很难阻挡。

本文链接:http://baldchicks.com/baolanqiaojiao/670.html